点击跳转
Logo

深圳百科君



【深圳宝安喝茶微信】一场盛会,各路大咖齐聚把脉中国经济

  2023年行将结束之际,迎来了银装素裹的白雪世界。虽寒意愈盛,但人们观望和畅谈未来经济走向的气氛丝毫未减。

【深圳宝安喝茶微信】一场盛会,各路大咖齐聚把脉中国经济

  12月17日早上9点,凤凰网主办、凤凰网财经承办的“2023凤凰网财经年会”开幕前,诺金酒店的二楼会议厅已经坐满了观众。过去一年,周期性震荡与缓慢复苏,大国经济崛起与国际局势风云,冲突与机遇,裂缝与修补兼具,如同久久徘徊在许多人内心的一个不解之惑,在未来经济变化中该如何行动,以调整和重塑个人与世界的经济关系。

  作为经济活动中的最微观个体,他们的信心问题,成了未来经济发展的最大变数。本届凤凰财经年会盛邀政商学界顶级嘉宾,探讨的主题正是“跨越周期 提振信心”。在多个主题环节和圆桌对话中,重磅嘉宾针对2024全球及中国经济热点话题展开热烈讨论,把脉投资趋势,为经济发展建言献策。

  01 谈全球经济:中国入世后发展太快,西方还来不及适应

  80岁的龙永图——中国入世的首席谈判代表和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,作为开幕嘉宾,在凤凰网财经年会上回顾和研判了中国当前的国际形势变化。

  全球经济复苏不稳定,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抬头,以及地缘政治风险加剧,各种因素都在不断地交织和演变,为中国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。龙永图指出,这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中国特别是入世后发展太快,西方来不及适应。

  他认为,全球国际形势之所以出现变化,主要有两大原因。首个是中国的迅速崛起。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中国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迅速崛起为全球的经济大国,这种速度和规模都是前所未有的。“特别是入世以后中国发展实在是太快,2001年的时候我们还是老八,排在意大利后面,不到十年变成老二,外汇储备从2000亿美元到最多时4万亿美元,现在保持3万多亿美元,中国发展太快。”龙永图说。

  其次是全球多边体制的衰落。随着全球化的加速进行,很多国家开始更加注重本国的利益,多边合作和协调变得越来越困难。

  但龙永图指出,对于当下形势不一定完全悲观,还是可以保持一种谨慎乐观的态度。

  “我们的对策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,目前主要做两件事情,首先要把中国经济搞好,以高质量发展为中心,一心一意谋发展,集中精力搞建设,现在可能还要加一条,鼓足干劲拼经济,只要把中国的经济问题搞好了,我们才有本钱和底气解决世界上所有复杂严峻的问题。”他表示。

  龙永图提出,除了搞好经济,还要继续开放,“我们一定要坚持对外开放,越是困难越是要开放”。

  02谈中国经济:必将进入回升向好、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

  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戴相龙在凤凰财经年会的演讲中明确表示:“疫情过后中国经济必将进入回升向好、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”。

  他解释说,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入高质量的中速增长阶段,是国家对发展战略的主动调整。“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和政府采取的一系列新措施,都将促进经济的回升和长期向好”。

  他同时表示,中国没有发展房地产市场的金融衍生产品,对“炒房热”过渡到“房住不炒”采取了宽容有序的措施,避免了2007年美国“次贷危机”在中国的重演,实属不易。

 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、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李扬则从“做好金融强国”角度分享了他的观点,他表示,今年金融工作会议第一次明确地点出科技金融的问题,要为科技型企业提供全链条、全生命周期的服务。

  他直言,中国不缺钱,缺的是能够成为“本”的钱。“不缺资金,缺本金,关键是要提高融资效率,重点解决资金‘苦乐不均’和‘钱多本少’的问题。”

  同时,他表示,中国是世界上普惠金融做得最好的,没有之一。“中国很多地方都建立了普惠金融的服务站和服务点,解决了普惠金融的最后一公里问题”。

  原国家房改课题组组长、中房集团原董事长、汇力基金董事长孟晓苏则指出,今天中国经济规模宏大,发展前景广阔,得益于45年的改革和创新。孟晓苏特别谈到,乡村振兴的关键是打破城乡二元结构。

  03谈股市改革:平衡好上市和退市的关系 加强对散户的保护

  自1990年12月起,中国证券市场已经走过了33个年头,改革和发展的任务从未间断,牛熊更迭的周期对比都在历史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。下一步,股市该如何改革?

 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、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提出了他的想法,“不要盯着3000点,主要是3000点已经不足以反映当前的基本特征”。他认为,当务之急还是探讨一下IPO的速度和退市速度的平衡问题,“这是全面推行注册制之前就在探讨的问题,上得快、退得慢”。

  在他看来,注册制很好,但是有前提的,第一个,要严刑峻法。第二个,要平衡好退市和IPO。“现在各地基本上相关企业都看到了注册制的东风,我们到很多地方也都建议大家一定要用好上市资本市场,它就很容易失衡,所以当务之急肯定是要探讨这个问题,就是上市和退市之间的关系,”他补充说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同样谈到了“平衡”。他认为,证监会要做好两个工作,一是抓好以退市为主的监管,二是要做好规划,要根据供求平衡来对三个交易所每年的IPO家数和融资额进行规范。

  在他看来,中国股市存在一股独大的问题,即夫妻、兄弟、父子几乎成为3900家民营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,这对散户不公平。“这种背景下,新上市的企业第一大股东限制在30%就可以了,”他表示。

  此外,刘纪鹏认为,中国股市制度结构上缺乏相应的保护机制,需要开展独立董事制度,但由于股东董事过于分散,独立董事的资格正被控制股东所约束。

  中航基金副总经理、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则表示,对于中国资本市场来说,短期内的改革至关重要,首先要加强对散户的保护,但从长期看,中国资本市场的进一步改革需要具备一种重要的战略性思维。

  04 谈科技创新:企业卷的内涵应该是向外拓展和向上提升

  在与清华经管EMBA共同呈现的“未来·科技赋能产业升级”环节,“卷”成为嘉宾们不断提到的高频词汇。但和当下的网络流行语“内卷”含义不同,在企业家眼里,它有另一种解读。

  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、董事长盛希泰认为,投资很内卷,但卷是努力和勤奋的另一种表达,“我觉得卷是为中国人量身订做的,中国人的努力、勤奋,对一切的追求是无与伦比的,‘卷’只是换了一个说法而已。”

  优利德科技(中国)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洪少俊也认为,“卷”看上去是个没有什么意义的事,但其实它代表了中华民族的勤奋,自己特别支持往外卷、往上卷,“卷”是社会发展必经的新陈代谢过程。

  和企业家停留在对 “卷”概念表达上不同,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副会长、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郜春海,直接对卷的对象做了阐释。在他看来,尽管现在很卷,但卷的内涵是应该向外拓展,而不是向内消耗。其次,要向上提升,而不是向下挤压。

  “有时候,我们需要关注基层,一个社会有多样性,每个人的不同认知。如果我们去挤压下层,实际上是在剥夺他们的机会,这对整个社会是不利的,”他表示。

  他认为,我们也要鼓励向上发展,有财力、能力的企业可以去探索火星、月亮等未知领域,创造更多的机会和可能性,解决更多问题,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开放、包容和进步。

  深圳 深圳宝安 宝安 喝茶 微信 盛会 各路 大咖 齐聚 把脉 中国 中国经济 国经 经济 


评论


最新评论